央行马哈迪央行征信网

2020-02-02 11:58

  《怪物猎人:世界》(以下简称MHW) 在发售过了一年之后风光的迎来自己全球1000 万份的出货纪录,这个纪录不仅仅是怪物猎人系列本身的纪录,同时也是卡普空公司的最高纪录。而在今年(2019) 的9 月6 日,所有猎人们引颈期盼的怪物猎人传统,带着俗称G 级难度的《怪物猎人世界:冰原》(以下简称MHWI) 也正式发售了。

  直观的系统上这次新增了「飞翔爪」的新系统,让玩家在狩猎的战术上有更多可以运用的战术。同时因应这项新系统,投射物的存在变得至关重要。

  为了提升新系统的重要性,也加强投射物的用途强度,MHWI 中也放宽投射器的使用限制,另外于一些特定种类的武器也有新增相对应的投射器动作派生。

  除此之外,Master 级难度的魔物血量跟晕眩值也有做过仔细的平衡,猎人无法再像之前上位的打法,利用后期装备完整成型之后以攻代守,借由魔物不断地失衡与倒地(精确一点地说,是要做到重复失衡或倒地这件事情的技术门槛被提到非常高),从旁增加了飞翔爪的实用性。

  在增加飞翔爪重要性的同时也很小心的不让这个新系统过于强大,机制的设计让飞翔爪的发挥非常受到环境的限制,这样的设计不仅能平衡飞翔爪的强度同时也能够将玩法融入在游戏的故事设定之中,是个两全其美的作法。

  这次新系统飞翔爪,从游戏设计的层面来说可以说是完美。使用上除了有一定的技术限制,同时也考验玩家对于魔物习性的熟悉程度。而这些门槛也能确实透过飞翔爪来取得战斗得利的反馈,并且在保有实用性之于也不会破坏整体游戏的平衡。

  就算玩家整个游戏都不使用飞翔爪也还是能正常狩猎,只是速度会稍微慢一点而已,而熟悉使用飞翔爪所带来的效益,虽没有到一定需要使用的程度,但若确实使用又能够让玩家感受到明显差别。这就是一个好的平衡会出现的结果,玩家可以在战术运用上「有选择权」,而不是因为某些「选择」的难度过高而「被逼着」使用最佳解。

  游戏内容上,剧情接着本传的故事,新大陆上的魔物们出现不正常的活动模式,从而发现全新古龙冰咒龙的出现。猎人们跟过去一样一步步地在探索这些异变的同时也要解决额外的各种麻烦。

  其实从剧本本身而言并没有什么惊天转折,但是很重要的一点是MHWI 的剧本一直非常坚守自己的设定逻辑。打个比方例如大家都知道美漫蝙蝠侠在大多数的系列中都是不杀人的,这是蝙蝠侠的作品中最核心的设定之一,这也是蝙蝠侠最广为人知的原则,所有的剧情都不能违背这条原则。

  也如同《钢之炼金术士》中的等价交换原则一样,钢链之所以能够成为经典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它一开始就做了一个设定,而这个设定自始至终都没有被打破。套一句漫画《火凤燎原》中吕布的一句话:「伟大的剧本,何以伟大?因为它能坚持原则,不能改变。」

  这件事情说起来好像不是很难的事,但事实又并非如此。因为为了要坚持原则很多时候其实是很辛苦的,很多时候为了符合设定要额外花费的成本并没有想像中的低。以MHWI 来说,小编印象很深刻的一场戏就是各个调查团团员们在讨论著冰咒龙所带来的生态变迁时,对于「要不要击退冰咒龙」这件事情引起了一番讨论。

  有些人认为冰咒龙的出现就是生态的一部份,猎人不该随意干涉,因为猎人的存在必须与自然共存,不能为了族群的存续去改变原始的生态。

  其实在这个桥段多的是更省力的作法,甚至最简单的做法就是根本不需要设计这个辩论的桥段。事实上看到这里的时候按照设定逻辑,猎人完全没有击退冰咒龙的理由,并不能因为调查团的存续困难就去改变自然生态。

  但是游戏终究要让玩家去猎龙,游戏大能给出了一个很像强辩的理由就要玩家出发了,但MHWI 并没有这样做。

  重点就在:「玩家终究要去猎龙的」,因为这是游戏。既然这件事情终究要发生,这个辩论的桥段不仅没有为剧情带来深度,反而让自己踏入了一个不上不下的窘境。如果像小编一开始所说,干脆完全不要设计这个桥段直接说「生态受威胁」了就要玩家出发,岂不是既省力又不会让人感觉尴尬?

  制作团队难道不知道吗?不,他们当然知道,而且正因为他们知道,所以不管怎样还是让这场辩论桥段存在。怪物猎人历来的故事背景都有一个核心的观念,这个观念就是:「人与自然环境的和谐共存」。猎人很强大,但就算再强大也不能尝试去破坏或是改变自然。只能在确保猎人们团体的存活之下最低限度地抵抗自然,这就是怪物猎人的精神。

  调查团之于新大陆本来就不是原生的生物,并没有任何存在与否的问题。基于这样的故事逻辑,这场辩论的存在是必然的,重点不在于最后争论的结果或理由是什么,而是这场辩论是「理应要发生的」。就算最后因为终究要让玩家去猎龙导致剧情没有说服力,开发团队还是坚持剧本背后的原则,选择保留了这场辩论。

  小编知道看到这里应该很多玩家应该都在心里吐槽:「都杀这么多龙了然后跟我谈不能改变或破坏生态?」虽然这有一点是半开玩笑,但确实玩家在游戏内就是不断地在屠龙,只能说毕竟魔物猎人还是一款游戏,重要的还是要让玩家透过游玩来得到这个游戏所给予的互动乐趣。

  也正因为如此,剧情从来就不是怪物猎人的卖点,也永远不会是,因为玩家的游玩体验在某些程度上是跟背景设定要给人的感觉是有相冲的。因此制作团队在这种小地方上对于故事背景的「坚持」,正是制作团队想传达给玩家的事情。

  时间倒转到去年第一次踏上新大陆的时候,玩家们莫不被整个环境的细节震撼到了—— 探索地图变得完全自由,环境生物也不单单只是摆着好看而已,每种生物都有详细的设定并且制作团队非常致力于在游戏中完整呈现这些设定。因为下雨而羽化的蓝色蜻蜓、会走密道的绕行兔等等,每一只都会让抓过的玩家有它的记忆点存在。

  更别说作为游戏真正主角的各种魔物们了,行为根本是大只狗狗的灭尽龙,没事就在蹭地板的萌样想必也征服了不少玩家的心,然而这样的动作也都有设定的依据的。这些详细的设定跟故事,制作团队也都很努力地在技术与硬体限制之间搏斗,此外还要在与游玩体验的平衡之中取舍,尽心尽力的去完整呈现出来。

  这些细节的打磨,所营造出来的是一个又一个极具魅力的生态地图。刚开始玩MHW 时,缺材料有时候只是一个可以让人开探索进去各个地图乱晃的借口而已。

  是否还记得第一次在古代树森林迷路然后发现火龙巢的感觉?是否还记得第一次爬到大蚁冢荒地的制高点的成就感?是否还记得第一次是怎么发现陆珊瑚台地的演奏族所在地的?在这些之前,又有谁能想像的到在各个地图上探索的乐趣会如此之多?

  而这些体验都完整的延续到了MHWI 上面,更高等级材料的开启,又给了玩家去探索全新地图「永霜冻土」的理由。这片土地上依旧充满着各式各样的惊喜与巧思,让玩家再一次的充满好奇心与动力去发现更多,仿佛又回到了刚踏上新大陆那样的兴奋与激动。

  但,如果你去问任何一个怪物猎人的玩家怪物猎人是什么游戏,或是怪物猎人这个游戏的核心体验是什么?我相信不会有人说出「狩猎」以外的答案。

  是的,终归到底怪物猎人就是一款狩猎、共斗的「游戏」,这一直是怪物猎人的核心体验,而这系列十五年来所累积的深厚底子早就已经经过无数玩家的淬链,根本不需要任何人在这边帮它吹嘘。这些早就经过无数考验的战斗系统,与魔物缠斗的日益精进才是怪物猎人的玩法核心。

  严格来说,上面吹嘘半天的地图设计、环境设计、生物设计、剧情设计,这些都跟怪物猎人本身最核心的玩法「一点关系都没有」,其实这些设计有没有做到那么精细基本上都根本不会影响到最重要的狩猎体验。

  就好像不会有多少玩家注意到眩鸟巢的墙壁因为会反光,所以眩鸟的闪光在这个地点会触发连闪两次。同样照理来说魔物只需要做成主动攻击跟被动攻击就好了,像炎妃龙那样特地加大警戒范围究竟真的有其必要吗?为什么,不论从MHW 到MHWI 都投入了如此巨大的心力在这些不是核心的细节上?

  或许对很多玩家来说,怪物猎人就是打怪做装配技能的无限循环。但是从MHW 开始就可以很明显感受到,制作人辻本良三想要给玩家的还要多更多。对地图设计的坚持、对生态环境等等细节的坚持、对剧情背后设定的坚持,这些对核心玩法没有实际的价值提升的细节坚持,唯一合理的结论就是如同游戏的名字一样。

  这些在细节上接近苛求的极致打磨,为的就是创造出一个充满沉浸感,无比令人信服的世界。如果仔细回想MHW 的游戏过程,会发现与其说MHW 是一款游戏,不如说更像是一种「体验」。是一种玩家真正将自己置身于新大陆的一种体验。

  能够创造出一个具有强大沉浸感的游戏一直都是游戏制作者最终极的目标,因为游戏就是人类想像力的延伸。近年来科技不断地发展,游戏的开发技术也不断的突破,以往因为硬体限制的关系,玩家只能透过「游玩」这个行为去感受游戏里的世界。

  但是在近几年游戏画面已经有了完善的技术支撑,游戏引擎也有了更成熟的开发环境,玩家能够透过除了游玩本身之外更多的刺激去让自己与游戏开发团队的想像力接轨,游戏开发团队有更多的手段让玩家置身于他们所创造的世界当中。事实上这也是近几年的3A 游戏中为何都会选择开放或半开放世界作为游戏载体的原因之一。

  从MHW 奠定下来的基础,MHWI 也完美地承袭了这些经验。不光是专注在自身核心的狩猎体验的创新与完善,也没有忘记继续充盈这个引人入胜的世界。就算MHWI 发售前的宣传还是多半聚焦在新增的魔物上,游戏内容依然没有忘记自己最初的坚持。MHWI 的传承告诉我们,所有MHW 的一切并不是意外的昙花一现,而是极致匠人有计划性的刻意为之。